伟德app最新版本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寒冰报道里卡多·洛佩斯,成为了过去这个冬窗的中超标王。这位转会费600万美元的前全北外援也是中超疯狂投资的近十年来,唯一一位成为中超转会窗标王的东亚(本专题所指东亚乃是东亚大区,区别于西亚,包含东南亚地区)市场来客。不过洛佩斯在近十年的中超“东亚购物榜”上并非独居高位,单单全北一队就为中超先后输送了4名600万美元先生。

  最近十年,中超和东亚大区(包括东南亚)合计进行了86次交易,耗资8470万美元,几乎是西亚大区(包括中亚)和非洲区的1.5倍。虽然标王(600万美元)的身价,比后者几乎少了一半(吉安,1350万美元),但成交价在500万美元以上的高价球员更多,也为东亚区市场的卖家,带来了更大的利润。

    令人玩味的是,洛佩斯在成为今冬标王的同时,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没落。曾经在中国足坛占据重要版图的东亚市场,遭遇了十年来最惨痛的低谷——洛佩斯也是今年中超在东亚市场购入的唯一一名外援,而且,他还是一个巴西人。失去了亚外政策支持的东亚本土球员,自然而然被欧美外援所取代,去年金信煜、金玟哉、朴志洙们的加盟,或许只是东亚市场彻底失势前的回光返照……

  “恐韩”,是中国足球近三十年来备受关注的的主题之一。而中超时代首位引起媒体关注的亚洲外援,恰好就是韩国人。2004年9月,冠城四名小将上调国青,足协特批,俱乐部紧急引进了大邱的国脚中卫李庆洙,不过,即便是资深的中超老球迷,对这个名字,恐怕也比较陌生了。

  中超“韩流”,其实始于2009年的“亚外”政策,各队纷纷从亚洲“淘宝”,东亚大区,尤其是韩国,自然是近水楼台。最近十年,中超从东亚和东南亚合计引援86人次,远超西亚大区和非洲地区(36人次),也超过巴西(76人次),为西欧(150人次)、东欧(104人次)后的第三大市场。

  86人中,韩国占据半壁江山,达到了44人次,超过澳大利亚、日本和泰国三家的总和,可见韩国外援这十年的影响力,一度中超成了韩国国家队海外球员的重要来源地。球迷们熟悉的金周荣、金基熙、洪正好、河大成、张贤秀、朴钟佑、郑又荣、金信煜、金玟哉、权敬原及来自K联赛的德扬、埃尼尼奥、马尔康、乔纳森、伊沃和本赛季被上港签下的洛佩斯,曾委身中甲的埃杜和阿德里亚诺,都是一时强人,中超的超级购买力,对韩国足坛形成强大的冲击。

  不过,随着足协取消亚外,中超对东亚市场的兴趣锐减,2019年算是最后的辉煌。金玟哉、朴志洙、马尔康、金信煜和宋株薰先后加盟,虽然有三人追平了韩国向中超出售球员的转会费纪录,但已是夕阳挽歌。

  2020年冬窗,中超只从韩国买了一个人—上港为弥补锋线不足,从全北购入了巴西射手洛佩斯,这也是最近十年,东亚市场的最低谷。除了韩国,2015年前曾对中超影响重大的澳大利亚市场,几乎消失,最近的一单,是2018年亚泰从悉尼FC购入梅泽耶夫斯基;日本和泰国市场的衰败更早,中超已连续3年没有从这两个市场买人了。

  十年,东亚市场彻底蜕化。

  2009年亚外政策落地前,中超亚外以澳大利亚为主。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澳大利亚球员就是欧洲后裔,相当于低配版的欧洲外援,而且其中不乏国脚级人物,米利甘(申花)、威尔金森(江苏)、斯特约夫斯基(阿尔滨),还有中国球迷熟悉的格里菲斯三兄弟。

  格里菲斯三兄弟中,瑞恩·格里菲斯(小格)是第一位现役澳大利亚国脚外援,他的孪生哥哥乔尔(大格)和亚当,也先后来华,再加上麦凯、米利甘、科伊恩、布鲁斯、赫弗南、久比奇及离开中超后才成为国脚的威尔金森,在中超掀起了第一股东亚大区现役国脚外援潮。

  而韩国球员对中国足球界的影响,丝毫不亚于风靡一时的娱乐圈韩流。在已非巅峰的安贞焕,居然在实德仍然成为英雄,同样有过国脚履历的沈载源、金殷中、朴载弘、宋钟国、朴东赫纷纷来华,就连恒大也不能免俗,从英超维冈签下了赵源熙。

  不过,也正是从恒大开始,中超在东亚市场的购买力迅速提升,开始追逐现役韩国国脚,实德抢先一步,签下了金珍圭。

  事实上,中超从东亚地区签下的最早现役国脚,除了瑞恩和乔尔两兄弟,还有成都谢菲联的朝鲜国脚金永俊和梁明日。当时,澳大利亚、朝鲜和韩国国脚都非常便宜,租借和自由转会是主要方式。国安2010年花了45万美元签下的乔尔,已是恒大进入东亚市场前的最高价。

  2012年,安贞焕、宋钟国的离开,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2012年夏,恒大以250万美元从日本的大宫松鼠购入了金英权,富力也从中海岸水手耗资135万美元,签下了罗伊斯顿,正式宣告中超在东亚区的购买力,进入了百万美元级。随后,中超就开启了“爆买”澳洲和韩国,甚至高调进入日本市场的快节奏。

  相对于廉价的澳大利亚市场,中超更青睐韩国和日本市场,K联赛的转会费纪录,不断被刷新。亚泰250万美元签下了埃尼尼奥(2013年),而江苏400万美元拿下了“亚洲伊布”德扬(2014年),而2015年加盟上港的金周荣,成为K联赛首位加盟中超,身价达到250万美元的韩国球员。

  真正的高潮在2016年,金基熙以600万美元天价加盟申花,刷新K联赛在亚洲范围出口球员的纪录(之前纪录保持者是2014年夏以500万美元从浦项加盟艾因的李明柱)。随后,600万美元就成了中超在韩国市场的“顶配”,乔纳森、金玟哉、金信煜、洛佩斯、马尔康都是这个价码,就连中甲球队,都可以在埃杜和阿德里亚诺身上,分别砸下400万和500万美元。韩国媒体一度惊呼,K联赛的顶尖球员,几乎被中超买空了。

  2016年,江苏签下洪正好,他的转会费高达650万美元,为在亚洲踢球的韩国球员最高身价,不过,当时他是从德甲加盟的。

  发出被中超买空慨叹的还有澳大利亚国家队主帅波斯特科格鲁,虽然麦克格文和卡希尔不是从东亚市场加盟的,但在2015年,斯皮拉诺维奇成为澳大利亚本土首个以百万美元身价加盟中超的现役国脚,加上之后的塞恩斯伯里、特洛伊西、吉安努(都不是从东亚加盟)和维多什奇、霍兰,澳大利亚国脚有相当比例汇聚中超。

  当然,他们的身价无法与韩国和日本相提并论,但中超薪资诱惑过于可观,绿城为斯皮拉诺维奇开出的年薪是250万美元,而卡希尔在申花拿到280万美元的天价解约金后,自由身加盟绿城后,年薪高达400万美元。

  韩国和澳大利亚市场热火,中超也没有忘记日本市场。毕竟,东亚大区市场,中超购买力升级的第一把火,就是从日本烧起的(金英权),随后,富力先后购入张贤秀(280万美元)和雷纳尔迪尼奥(350万美元),重庆买下韩国国脚郑又荣(125万美元),泰达也签下了前国脚黄锡镐。

  此外,中超的触角还伸向了泰国,2015年,建业以120万美元,签下了菲律宾的归化国脚帕蒂诺,引发两国热议,这也是东南亚球员,首次卖出百万美元天价。

  遗憾的是,随着亚外政策终结,中超老板失去兴趣,购买力断崖式下跌。适逢中超外援调节费出炉,除了习惯性从韩国市场继续引入性价比高的球员,中超陆续从泰国、日本和澳大利亚“退市”—澳大利亚市场的高潮,也停在了卡希尔和斯皮拉诺维奇双双加盟绿城的2015年。尽管3年后,亚泰以创纪录的130万美元,从悉尼FC带来了梅泽耶夫斯基,但因为辽足欠薪,导致霍兰德和克鲁泽双双中途解约,给中超带来了负面影响。

  随着澳超逐渐活跃和西亚联赛崛起,澳大利亚球员不再将中超视为重要的职业生涯落脚点,而J联赛因神户胜利船掀起的投资潮,填补了中超因外援调节费带来的购买力下滑空白。

  2019年,中超以顶级的600万美元,从K联赛连续签下金玟哉、马尔康、金信煜,加上朴志洙和宋株薰,算是一个小高潮,但今年只有洛佩斯这一单生意成交。中超目前的71名外援中,只有10人来自东亚市场,仅占1/7,其中6人还是最近两年才签下的,之前的东亚区外援,基本消散。

亚冠恒大国安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